廣州市衛生局通報顯示,9月28日,全市疾控機構共對407個點進行蚊媒監測,其中131個點密度達到控制要求。同期,市疾控中心對7間公園進行蚊媒監測,其中華南植物園蚊媒密度超標:標準間指數為1.40,白紋伊蚊成蚊密度為18只/人工小時;其他6間公園(兒童公園、越秀公園、珠江公園、中山紀念堂、麓湖公園、白雲山雲溪生態公園)蚊媒密度均達標。
  廣州市本地感染登革熱病例仍在快速增加,全市範圍內的滅蚊、清理蚊蟲孳生地工作已開始高強度推進。由衛生局、疾控中心專家組在各區督導時發現,防蚊、滅蚊工作中仍存不足。“一些容易去到的地方,都做了消殺,但諸如草叢、屋角、城鄉接合部住房、廢棄房以及缺乏物業管理的小區,其滅蚊管理依然很不到位”,廣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鳴表示道。
  過於依賴化學藥劑消殺清理積水工作不夠重視
  王鳴表示,在登革熱預防環節中,防蚊、滅蚊是關鍵一環。“但現在的問題是,過於重視使用化學藥劑來消殺蚊子,而對清理積水這一蚊蟲孳生地的工作不夠重視。科學的做法,應該是同步進行,不然消殺了一批,積水仍在,很快就會成長出一批(蚊子)來”。
  作為疾控專家,王鳴表示預防關鍵在於對蚊子的清理與消殺並舉。而在此前,廣東省衛計委巡視員廖新波,也在微博、微信上提出了類似建議。
  “光殺不清積水,浪費了人力、物力、財力不說,還可能導致對環境的污染。”王鳴說道,雖然目前的殺蚊藥劑多為低毒,但低毒不代表無毒,總歸對人體健康會有一定的危害。
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許多消殺員以往採用的是稀釋之後的多飛剋這種氯菊酯類消殺劑。但由於滅蚊緊迫,不少消殺員已開始採用原液(不稀釋)進行消殺噴塗工作,旨在加快滅蚊。
  “如果採用高流量噴霧設備,那是必須稀釋的,採用低流量設備,可以不稀釋”,王鳴表示,消殺藥劑的使用,需要嚴格按照操作規範來科學進行,不能過於片面地強調快速滅蚊。操之過急往往過猶不及。
  “化學藥品使用得多了,即便再低毒,最後還是會進入到江河湖海、土壤,可能形成有害物質沉積,最後可能危及到人類自身的健康。”
  大量死角正在孳生蚊蟲只差一步孑孓就要起飛
  對於昨天在白雲區一些城鄉接合部進行的督導工作,王鳴也發現了不少的問題。消殺、清理工作在做,但都是在容易進入的地方進行,對於草叢、屋角、空置房、城鄉接合部的無物業管理社區(有人居住),無論外環境還是室內,都有大量的死角,在孳生著蚊蟲,滅蚊管理很不到位。
  在一戶居民樓外,一個用於盛放空調外接引水管的水桶里,王鳴等督導組專家就發現了問題。“戶主說這些水是每天都會倒掉的,但顯然戶主說了謊,桶里的孑孓已經很大了,都快成蚊子了。”
  王鳴表示,清理戶內、戶外蚊蟲孳生地,關鍵在於勤倒積水。不能及時換水的萬年青、水生植物,建議暫時不養。沒有魚的魚缸、魚塘,水都要清理乾凈。甚至屋外的一個飯盒、易拉罐,或者是可能出現積水的坑窪路面,都需要清理乾凈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王道斌 實習生 高佩琪 通訊員 黃穗
  (登革熱相關報道見廣州讀本AⅡ08)  (原標題:407個蚊媒監測點131個達到控制要求)
創作者介紹

黃貫中

bk04bkyy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